宜城网

首页 > 民生在线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高温工作者:清理三峡垃圾 甲板温度可煎熟鸡蛋

  央广网北京7月2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中央气象台昨晚6点继续发布高温橙色预警:预计26日白天,陕西关中地区、黄淮西部、江淮、江汉、江南、四川盆地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最高气温可达37~39℃,局地可超过40℃。到目前为止,中央气象台的高温预警已经连续发布了20天。

资料图:高温天民众遮阳出行。记者 张远 摄 资料图:高温天民众遮阳出行。记者 张远 摄

  炎热的天气让人待在室内都挥汗如雨,然而总有一些人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享受这份平安和清凉,为了工程进度、为了坚守岗位,在烈日下和高温赛跑。中国之声“向高温下的工作者致敬”,今天来跟随空调修理工、三峡清漂队员和大桥维修工人们体验高温下坚强和付出。

  昨天(25日)中午,在浙江省宁波市81890便民服务中心,接线员接到一通求助电话:正在家带孩子的居民王阿姨家的空调坏了。接线员第一时间联系了宁波复源家电维修部的候顺松师傅。

  走进屋内,侯师傅立马抄起工具从窗口爬向室外,顶着烈日作业。拧螺丝,拆盖板,检查内部机械……手法一气呵成。这时候正是下午1点,室外温度接近40度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窗口涌进来的热浪给人一种窒息的热辣感。但这丝毫不影响侯师傅的操作,只见他细致地拆卸后,成功取下老损的零件并为其换上新器件,一番调试空调“病愈了”。

  此时,候顺松已在烈阳下高空作业了一个多小时,在听见机器启动的声音时,大汗淋漓的他才从工具箱里掏出自带的水杯“咕咚咕咚”地喝起来。他说,“我们给用户修完空调很有成就感,但空调一出凉风我们就该离开了,下一步要去另外一家去工作。”

  46岁的候师傅做空调安装、维修工作已经20年,由于宁波这段时间连续高温,候师傅的工作也进入了“高峰期”。最近这段时间一天安装或维修8到10台空调都是常事,细算下来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得14、15个小时。“6点钟就开始工作了,一般要到10点钟。有时候十点多人家空调坏了,热得睡不着觉,我们尽量还是去修。”

  对于空调维修人员来说,这份工作不仅要克服酷热还要挑战危险。现在不少外机安装在高楼外墙,楼层高、外机距离远,难度可想而知。像候师傅这样的空调维修人员,常常需要系上保险绳索,像蜘蛛侠那样挂在高楼上作业。“ 空调安装既是个体力活又是个危险活,炎热的天气下,我们必须保持头脑清醒,每个环节必须把握好,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  在湖北,7月正值汛期,滚滚向东的长江水在为三峡大坝引来电能的同时,也向坝区冲来了不少漂浮垃圾。三峡秭归清漂队队长周功虎说,为了保障三峡发电机组的正常运行,每天他都要带着20多名清漂队员冒着酷暑工作10个小时。“11点到下午3点时间段,船上甲板表面温度六七十摄氏度,可以煎得熟鸡蛋。”

  下午2点,清漂船的甲板已经滚烫,船行江上,上晒下蒸如同走进了桑拿房,不到5分钟,周功虎黝黑的脸上就挂满了汗珠。他拿着清漂兜,探着腰将漂浮的杂物聚拢进清漂兜中,一扭腰嗖的一声漂浮物应声落入船舱。不一会,船舱里的漂浮物已经渐渐堆成了小山。

  一同在甲板作业的女队员朱国玉也已经汗流浃背,本身是三峡移民的她,对库区的清漂保洁有着自己的朴素认识:“人蛮辛苦,(我)在这里土生土长,能做点贡献就做点贡献。看到我们的家乡越来越美,长江的水越来越干净,我很欣慰。”

  在江苏40度以上的高温还在持续,南京长江大桥的封闭维修工程仍在正常进行。

  昨天(25日)上午9点,炽热的阳光已经铺满了桥面,6个遮阳棚是桥面上仅有的阴凉处。阴凉棚里切割组的工人们正在稍作休息,这里有绿豆汤、纯净水等供工人们饮用。贺宗强是切割组的组长,他说这个时间别人才刚刚上班,可他们已经在桥面上工作了3个小时了。“今年太热了,我们早晨6点钟就来了,现在我们改到10点钟下班。我们干伸缩缝,一个伸缩缝就是一天。”

  中交二航局大桥维修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吴俊明说,为了确保工程质量,保障工人的人身安全,项目部调整了施工作业的时间。“现在是高温天气,上午桥面是5点上班,10点下班,晚上6点上班,8点下班,下午休息。”

  在南京长江大桥南引桥上,孙守才和小组成员中的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起正在桥面上打孔,孙守才说,为了防暑,他们早早准备好了防暑用品,平时是八小时,因为天热了可能是六小时左右。“比如藿香正气液、十滴水,这都是有保证的。”


相关阅读:
网站定制 http://www.33chengbao.com
宜城资讯 宜城|访谈|国内|国际|民生在线|便民服务|悦读|公益|房产|金融|美食|健康|女性|汽车|旅游|家居|